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公司新闻
钯:一个绝不简单的商品--俄罗斯的“权力游戏”

  二战结束后,美苏两国开始了长达45年的冷战。美国和苏联展开了在核武器、远程导弹等方面的军备竞赛和太空竞赛,苏联急需扩张其持有的武器规模,在冷战

间,尤其是1979年至1985年第二次冷战,积累了大量的贵金属,其中包括金、银、铂、钯等。

钯,从来就没有简单过--俄罗斯的“权力游戏”

  90年代末俄罗斯作为全球最大的钯的供应者,其库存的高低水平和出口情况会大幅度影响到市场的价格,91年底前苏联解体后政治上大幅度动荡。到了94-95年开

始俄罗斯财政遇到严重的预算赤字并且大幅度拖欠政府部门的工资,当年俄罗斯政府开始抛售存量贵金属,大量的钯库存开始出口换取外汇,而俄罗斯钯库存的急

速下降,开始触发了挤仓俄罗斯的游戏,随着俄罗斯存货的急速下降,美国某著名的基金嗅到了味道,大举买入110万盎司钯金,也参与挤仓俄罗斯,而这是必然

导致短缺的进一步的恶化和担忧。

尤其是钯替代铂和铑充当了汽车废气催化剂之后,消费需求大幅度的增加;所以,90年代的钯符合典型的商品游戏的所有要素了:

1需求增量;2供给问题;3投机目的;4政治目的

  随着2001年中国申请加入WTO之后,美国为首的WTO趁机要求俄罗斯在钯出口配额限制上遵从WTO游戏规则,其实真正的目的就是希

望俄罗斯干脆废除配额制度,最终是让俄罗斯让出了铂

和钯的全球定价权;俄罗斯在2000年开始拱手将钯的全球市场定价权移交给了南非,让出了市场的决定性一环。

钯背后的主角或许到现在都没变过--让我们揭开他们的面纱吧!

先重点介绍一个人-他叫:弗拉基米尔·波塔宁

波塔宁是俄罗斯矿业巨头、俄传媒大王、俄罗斯七大寡头之一,古拉格群岛的诺尔里斯克中的绝大多数人口都为波塔宁控股的Norilsk Nickel——全球最大的钯资源

司。波塔宁的第一桶金则是在1993年开办联合进出口银行赚到的。其时正值俄罗斯的非国有化改革初起阶段,即所谓丘拜斯私有化或债券私有化阶段,实行的是

通过给所有公民发放私有化债券的形式来分配国有资产。在其他寡头的支持下,波塔宁设计出了著名的"贷款换股份"计划,即政府通过出让国有企业的股份给私人

银行和金融机构以换取其急需的贷款,正是在波塔宁,除此之外还有俄罗斯第五大石油公司Sidanko等一系列工业企业。

 

 

  1996年,波塔宁在总统大选中为叶利钦连任作出了重要贡献,被任命为叶利钦政府的第一副总理,专司经济改革,这使他成为所有寡头中担任政府职位最高的。

任的一年中,他被指责以权谋私。其中之一是他颁布了一项针对性的减税政策,使诺尔里斯克镍矿公司省去了巨额税款。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个公司Interros

INTERROS之前只是伯塔宁和普罗霍洛夫共同设立的一个简单的贸易公司,这里简单说一下普罗霍洛夫是何人?

普罗霍洛夫在苏联解体之际接手俄罗斯最大的镍金制造公司,同时担任俄罗斯最大的黄金生产商主席以及联合进出口银行老板,普罗霍洛夫和伯塔宁后来将旗下所有

的资产(当年前苏联解体后国有资产私有化的过程中,两人吃入的所有资产)打包注入到了INTERROS控股公司,使得INTERROS成为了横跨金融,能源,金属,资源等领

域的俄罗斯巨头企业;

2001年,普罗霍洛夫担任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的总裁,普罗霍洛夫拥有价值75亿美元的interros的股份,在2007年金融危机前普罗霍洛夫从interros退出开始了政治生涯,

2011年6月25日,当选右翼事业党领袖

再介绍一下Norilsk Nickel诺尔里斯克镍业:

全球最大的钯生产国是俄罗斯和南非,而俄罗斯的诺尔里斯克镍业公司NorilskNickel则是最大的产出来源地,另一个非常重大的供应来源于前苏联的国家储备。

但这里需要注意的是钯的供应,Norilsk Nickel诺尔里斯克镍业掌握的是增量的控制权,而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掌握的却是钯的存量的控制权;

 

 

关系表中间非常鲜艳的红色字写的是:

Global Palladium FundL.P.

Interros出资100-200million,Norilsk Nickel出资200-350million,而NORILSK的另一大股东(占5.9%)俄罗斯寡头、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老板阿布拉莫维奇出资100-

200million,说到底就是波塔宁和阿布拉莫维奇成立了一个全球钯金基金(Global Palladium Fund),大量持有钯的库存——一个庞大的囤货计划浮出水面。

  而这一切的背景则和95-96-97年还有太多相似的地方,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导致西方世界对俄罗斯展开制裁,俄罗斯股市继续下跌、层出不穷的制裁措施,再

上2014-2015年的油价暴跌,都让俄国经济面临重大挑战,这与俄罗斯在90年代中期遇到的财政状况非常相似。

在之前的俄罗斯经济爽歪歪的几年(2014年之前)中,俄罗斯国家金库一直持续的收购储备,重新的建立起钯的战略库存,当然俄罗斯到底有多少钯的储备是市场

非常关注的,但没有人知道俄罗斯到底有多少钯,钯是小众市场,所以俄罗斯国家金库的行为非常容易引发市场价格的波动,而在2014年开始随着俄罗斯的财政开

始恶化,波塔宁就曾对俄罗斯国家金库表示其愿意通过旗下Interros购入俄罗斯国家金库里的钯的存货,当然一开始俄罗斯国家金库当然是表示不愿意卖自己的战略

库存对伯塔宁的提议一直表示拒绝,但是到2015年俄罗斯政府的财政连续超过预算,导致财政赤字不断扩大,为了弥补财政赤字,俄罗斯需要采取各种手段,出售

国家贵金属和宝石储备Gokhran的贵金属则成为选项之一,2016年到2017年这两年里俄罗斯国家金库Gokhran卖出的钯却并没有流入市场,而是被波塔宁等寡头以

金融化的方式持续的买入持有,这就有了全球钯金基金(Global Palladium Fund)的诞生;与此同时,国际市场上,已经有人提前感觉到了类似当年的风口一样的

故事,从2014年3月底,南非联合银行和标准银行就开始配合发行钯金EFT基金,更增加了投资者对这种贵金属的兴趣,同时加入到囤货金融化钯的道路上,而之

后被爆料出来的高盛、汇丰、南非标准银行和巴斯夫集团被指控操纵铂金钯金定盘价机制的新闻则不仅的让人想起了当年那个神秘的华尔街基金大举买入110万盎

司钯金参与挤仓俄罗斯的情况。

 

 

 

{返回}
关于开达   |   新闻中心   |   产品中心   |   应用领域   |   联系我们   |   科技交流   |   质量认证
Copyright © 1999-2012 陕西开达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陕ICP备05002832号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39894887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3466095230
香港正版刘伯温四不像彩图2019